Design a site like this with WordPress.com
Get started

忌题

我想写有关死亡的博客有一阵子了。我的嫂子 41 岁就去世了。她周年时我只能草草的回忆。我的朋友子睿在一年前去世了,享年 36 岁。他们都很勇敢,也很努力。但是因为癌症,他们的生命过早地终止了。他们在被确诊前都很健康,都没有不良习惯,也没有癌症家史。

我还记得那两个婚礼。我的哥哥嫂子的婚礼是我参加过的第一个世界级的婚礼。他们在 2009 年做了互联网上的现场直播。世界各地的家人和朋友可以在一起庆祝婚礼。发言中,我戏称自己是他们的媒人。我的朋友子睿的婚礼是我参加过的最精致的婚礼。一切都很完美,绝对不是因为我是婚礼主持人。那是不到四年前的事。

这么快他们就走了。美好的回忆早早就褪了色。更不用说那些悲伤的记忆,比如癌症和治疗了。他们的早逝让我怀疑自己的明天。我比他们大。什么时候轮到我呢?希望我不像辛弃疾写的少年人:”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”。 我问过自己很多问题。。。为什么?为什么!

首先,再回首又能如何?亲朋好友一去不复返。无论回忆是喜是悲,幸存者如何生存下去?我的哥哥,我的侄子和侄女,我嫂子的父母。我朋友的妻子,她的父母和我朋友的父母。。。举个例子,这周我嫂子的妈妈摔伤了腿。哥哥天天在老人的医院和孩子们的学校之间奔走。

其次,问过为什么后,发现他们的悲剧与保持健康、好习惯和家谱无关。为什么我的嫂子( 41 岁)和我的朋友( 36 岁)这么年轻就去世了?为什么在第一次被诊断时,就已经处于晚期癌症了?为什么我朋友不早点告诉我他患了癌症?为什么我一开篇觉得有必要澄清他们的健康,习惯等等?

为什么癌症仍是一个忌题?癌症可能在任何年龄发生, 无论我们如何防护。希望社会能意识到这一点。除了防护,大家更需要及早诊断。

最后,为什么与正能量无关。为什么我只听到哥哥关起门后还努力压抑的呜咽?为什么我朋友的妻子只是私下悲伤? 为什么我过了一年多才能写出这一点感受?

为什么心理健康仍是更大的忌题?心理不健康是常见病,不是精神病。是时候像奥运选手 Simone Biles, Chloe Kim and Michael Phelps 那样倡导心理健康了。

P.S. this blog has the same content as the original one, Taboo subjects. I’m translating it to Chinese here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